爱吃可爱多的裴青鸾★

专业尬聊,不正经文手

#.沙雕梗,来源空间
#.xxj文笔拉低丞毕颜值,不喜立删



1.毕雯珺是竹林里修炼了几百年的竹子精。
真的成精了的那种,瘦瘦高高的,可好看了,竹林里的竹都以他为骄傲:“看我们雯珺,往那一站你都分不清是竹子精还是电线杆精。”
虽然是夸奖但好像哪里怪怪的。

2.范丞丞是橙园里少数成精的橙子之一,还是甜橙。
这可把橙子里的几个活了快有一千年的元老高兴坏了,信手一挥,取名范丞丞。
原本元老们想着带着这个才两三百年的小橙子安安静静的生活,结果带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自己想错了。
什么甜橙啊,表面是糖霜,里面造成的反差就和你拿起一个长得像橙子的柠檬咬了一口一样。

3.竹林里,毕雯珺依旧维持着原形,看着上山来砍竹子的人特别好奇:“长老,你说他们砍掉我们的同伴能做什么啊?”
长老在一边看了眼已经倒下的竹子,叹着气开口解释:“这用处可大了啊,做什么竹简啊,竹笛啊,竹席啊……都是用我们做的。”
毕雯珺自个儿想了想那个画面,抖了一下后有点惊恐的继续发问:“那被砍掉的竹子,他们不疼吗”
“怎么不疼呢,有些啊刚有些灵性就没了,太可惜了……”
尚幼的毕雯珺想了想那个画面,暗地里心疼那些被砍掉的同伴们。

4.橙园里,元老们看着被范丞丞吓得跑的飞快的小孩,暗自垂泪。
这小孩,怎么比他们年轻时还要皮呢。

5.过了很久很久之后,毕雯珺修炼也快有八九百年了。
之前陪他修炼的几个长老也都下凡玩儿去了,他也算是竹子里面比较大的竹子精了。
为了竹子的下一辈人,毕雯珺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拜拜了你们勒我下凡玩儿去咯!
比当年的长老跑得还快。

6.范丞丞的修为也差不多是到千年老妖的境界了。
他四处瞅了几眼,在一个月黑风高夜的晚上,溜出去了。
橙园里最小的小橙精得知后都哭了,哭的一抽一抽的,可让人心疼了。
“那个长老……他…他走也就算了,还把我的零食拿走了是怎么回事……呜……”

7.毕雯珺以人形的样子下了山,看着拔地而起的一座座高楼,感叹了一下人类社会变化的可真快。
不过幸好长老在之前给他带了一部据说是叫手机的东西,科普了一堆人类的知识等,他至少不会那么迷茫。
但现在他面对的一个问题是,
他迷路了。
敢问路在何方

8.范丞丞其实早早就下山了,比毕雯珺还早个十几年的那种。
所以范丞丞在人类社会混的还不错,钻研苦学之后,成功混进了大学生的行列,还找了份兼职。
现在他在马路上看见一个迷路的人,所以他选择去问问情况。

9.才不是因为他好看呢,范丞丞这样想着,然后靠近了正在迷茫的毕雯珺,搭上话后几下就把话给套了出来。
父母双亡
孤身一人
没有亲戚
前来谋生
这不就是标准言情剧女主剧本吗,范丞丞这样想着。
得,安排上了。

10.实际情况是这样的:
父母双亡——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爹他妈在哪
孤身一人——一个人远离竹林来到人类社会
没有亲戚——因为他的亲戚都是竹子而且他也不知道怎么联系长老们
前来谋生——过来瞅瞅

11.显然一竹一橙的脑回路根本不在同一直线上,但还有唯一一个交点,用语言表达出来就是:看对眼了。

12.这一对眼倒是不要紧,人类寿命才几十年,对这些老妖来说就是一眨眼的事。
但最令人煎熬的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衰老,死亡,他的下一世还不一定记得你。
毕雯珺和范丞丞都想到了这了一点,都可难过了,难过了之后,又想开了。
那他就要守着自己心爱的人,每一个轮回都陪着他。

13.两人熟悉了莫约有两三个月,在一次同学聚会唱k喝醉后,范丞丞主动表明了心里的想法,和这人是互相暗恋的毕雯珺愣了一会儿,答应了。

14.从此他们过上了单身狗闻之落泪见之伤心的生活。

15.老妖对于时间没有很大的概念这点是真的,但身边人都老了,你总不可能一直保持青春吧?说不容易老会有人信吗?
回答是没有。
所以毕雯珺和范丞丞开始每天施法,每天把自己变老一点点。

16.“现在,让我来采访一下,这两位,小区里最长寿的老人!对此……”
摄像机前的两个妖面面相觑。
我对象不是个人么?
咋这么长寿?

Secret

#.激情短打


我有一个不太算是小秘密的秘密。

我喜欢毕雯珺。

其他人都知道,而且还会在我去找他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起哄一下子。

但只有毕雯珺不知道。

明明我表现的足以明显,而且另外一群人在起哄时也足够表达出我的意思,但毕雯珺偏偏就像一块木头,做什么都没有回应,我都看不出他是真的体会不到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真假也好,木头也罢,我不信他真一直都看不出来。

我依旧是那个粉丝口中所说的“xxj”,是的,这样我才会从他那里得到一点爱,虽然只不过是哥哥对弟弟的,但至少也有。但同时我也觉得我真的好可怜,在他眼里我始终是个需要人宠的忙内,再怎么长大都是。

他说我不许皮我就更皮,像是他在发呆的时候突然从他背后出现吓他一下已经是常事。我更喜欢无意间去凑近他在脖子或者是耳根后轻声说话,嘴里喷出的热气尽数洒在他的敏感地带,然后看着他敏感的立刻用手捂住,然后笑着做势要揍我却只是揉乱了我的头发,不过至少他不曾推开过我,所以我依旧是那么皮。

在他眼中我这样的就对了。

我希望他可以真正把我当成一个大人,我不想被他当作弟弟去宠,我需要的大概是一场成年大人之间的正常交流,而不是始终都是兄弟之间的关系。等等,别想太多,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一次见面会上,到了游戏环节。主持人突然cue到我问我最喜欢谁,我四处张望了一下,突然起身走向毕雯珺,笑着回答说是雯珺哥啊。

这个出人意料的回答使台下的粉丝顿时沸腾了起来,其余五人心照不宣的低头笑了,毕雯珺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回答了他也最喜欢我了。

还是那个哥哥哄弟弟的语气,他还是没把我当成一个大人,他的眼睛里我也依旧读不出喜欢这两个字,我自觉把这归纳到了敷衍我这一列。

见面会结束后我在宿舍拿出手机自个儿安静刷着消息,听着粉丝们不喊哑喉咙不罢休的应援笑出声,同时也想让她们爱护一下自己嗓子。但那一刻我想的却是毕雯珺,我想了一下他那个样子,觉得那肯定特傻,傻得有点可爱的那种。

无意间我点开了粉丝录制的视频,恰好是那段内容,我看着那时候的自己笑了出来,笑着笑着眼睛里就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我把手机扔在一边,自己裹进了被子里哭了。

我终于明白了他大概是真的不爱我。

【贾/哲毕】Highway driving car

自行根据喜好代入富贵或是仓鼠,非3p
推荐BGM:etsuco—Highway driving car

链接:http://taichangle.com/txtimgs/20180924/20180924030232646.png

记梗

“我知道他不爱我,也知道这场赌注一开始我就输了,输得一塌糊涂,还双手为他献上了我的青春”

一个毕花梗,cp未定
求xjm提供一下cp

【哲珺】未成年

#.没有车,只是不知道用什么做标题而已
短篇,dbq我是魔鬼

众所周知的,李权哲的脸有点……圆润。

原本李权哲还觉得没什么,但自从参加了土偶,见到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窒息的小v脸时,心里好像有某个开关开启了。

“你再说你爸爸脸胖一下试试!”

起先李权哲听见这种打趣时还会这样反驳几句,但时间长了之后,李权哲就习惯了。

其实是因为他已经不想再提到脸这个话题了。

不就是胖吗?我就胖给你看!

虽然已经这样想很久了,但对于队友们时不时来比一下脸,李权哲依旧拒绝。

今天毕雯珺又来比脸了。

李权哲委屈,李权哲一定要大声比比出来。

带着眼镜的他一看见毕雯珺朝镜头笑得开心就觉得情况不对,果真,当他打算悄咪咪溜过去时,毕雯珺一把把他捞了过去。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李权哲默默低下了头,任由毕雯珺怎么整但就是不肯露个脸。感受着紧环抱着自己的温度,李权哲好像有点点心动了。

———时间地点分割线(其实是我写不下去了)———

晚上毕雯珺准备洗漱时,门都没来得及关好,就有一个人进来了。

“李权哲?有什么事吗……!”

毕雯珺看清了那个人的长相后便立刻被压到了旁边的洗手台上,白天还软软的任由他去揉捏的小仓鼠在夜晚终于现出了平常不轻易见人的牙齿,轻轻啃咬着颈间的软肉,引来了毕雯珺阵阵细碎的喘气声。

“今天哥哥把我捞过去时是有点疼的。”

“但我什么都没说,因为哥哥的怀抱真的很暖。”

……

李权哲在毕雯珺的颈边不断碎碎念般说着,呼出的温热气息和平时李权哲基本不会说出口的称呼让毕雯珺不由一颤,下意识打算后退又被按住了双手,只得在他的怀里轻轻抖着。

突然,李权哲凑到了毕雯珺耳旁,毫不慌张的开口:“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总是和我做出一些亲昵的动作,况且我还未成年唉……”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后而凑的更近了:“要做也是要让我来才对啊……”

立个flag,只要第一位仓攻玩家答应给写
我立刻开始写哲珺
挑战自我,九月二号中午前一定发

有没有小可爱在啊
我又来了……
目前征集cp中,那几个cp除贾正外都是暂定哦
看在孩子这么可怜的份上点个赞吧,有红豆的在那边也点个吧(豹哭)

沙雕文学😂
xxj文笔慎入😂
而且还是个北极圈cp
旁友,入我kb吧😂